在地鐵裡的浪漫情事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校园春色 迅雷下载_校园春色awp_校园春色蔡老师

  那年夏天結束的時候,我和嘉明大學畢業瞭。就在周圍許多學生戀人忙著各奔東西時,我和嘉明卻達成瞭一個協議:他不回哈爾濱,我也不回蘇州,我們就留在北京,一起為我們的愛情而奮鬥。
  留在北京,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很難。嘉明在中關村的一傢計算機公司上班,說是搞電腦工程,卻不過是給人組裝電腦;我在一傢外資公司做秘書,幹的也不過是些收發傳真打掃衛生這些毫無創意的活。這樣,我倆加起來每個月不到2000元的工資僅僅隻能糊口。
  我倆的單位沒有宿舍,為瞭節省車費,我們隻好在離單位較近的地方租房子住。他在海淀我在東城。正好一東一西。因為一個人租房太貴,我們隻好各自與人合租。所以,白天在宿舍約會瞭幾次後,我們再也不願意在彼此的宿舍見面瞭,因為偷偷地親吻像在做賊。
  整個秋天,我和嘉明都隻能遊蕩在長安街和王府井步行街上,因為這裡是免費的,去哪個公園門票都挺貴。每當我羨慕而又失望地面對商店裡的高檔時裝時,嘉明總是笑著對我說:"筱凡,等有瞭錢我就給你每樣買兩件,用一件扔一件!"
  有一次我們在商場看到一塊瑞士表,漂亮精致,我呆呆地站在那裡想,如果嘉明有一塊這樣的表該多好啊,因為亦舒在小說中說過:"一個男人有沒有品位看他腕上的表就知道瞭!"我想如果我有瞭錢,送嘉明的第一份禮物就應該是這塊表!嘉明看著我說:"傻丫頭,想什麼呢?等有瞭錢,咱就買兩隻,左手一隻右手一隻!"他總是這樣幽默,讓我失落的心一次次溫暖起來。
  但很快,冬天來瞭。
  北京的冬天太冷,甚至,我穿上厚厚的棉衣也會凍得瑟瑟發抖。於是,每個周末的見面便成瞭對我們愛情的考驗!說實話,要不是為瞭見嘉明,打死我也不會在這麼冷的天氣裡出來!
  我原以為我們的愛情會打敗北京的冬天,但是我錯瞭。一個周末,在風中遊蕩瞭一天的我終於在晚上發起瞭高燒。一周後,當憔悴的我出現在嘉明面前時,嘉明一下子驚呆瞭,他紅著眼睛把我緊緊地摟在懷裡:"偌大的北京難道就沒有一個我們可以擁抱的地方嗎?"
  那天,我們隨著人流進瞭一傢麥當勞,每人要瞭一份二十多元的套餐,極慢極慢地吃著,為的是享受那裡面開放的暖氣,但那裡亂哄哄的氣氛還有服務生來來回回盯著我們的眼光讓我如坐針氈,我和嘉明決定離開。四十多元錢的消費僅僅讓我們溫暖瞭不到半天!
  從麥當勞出來,我們一句話也沒有說,這樣寒冷的冬天,這樣寒酸的愛情,我開始懷疑當初的選擇是不是一個錯誤?我們本可以在傢鄉找到不錯的職業,但現在卻像兩個流浪兒在北京飄蕩著,甚至,沒有一個地方可以讓我們暖和地談戀愛!
  又是一個周五,我望著窗外的雪花發呆,天氣預報說明天還有雪。
  這時,短信的提示音在耳邊響起,我看瞭一下,是嘉明。他在短信中寫道:親愛的,我們好久沒有出去瞭,明天一起出去逛逛好嗎?
  是啊,我們的確好久沒有出去逛瞭,我多麼希望依偎在嘉明溫暖的懷抱裡和他一起散步,可是,明天的天氣……一想到寒冷的北風,我遲疑瞭。
  這時,嘉明又發來瞭短信:別擔心,丫頭。保證明天不會再讓你凍著,我發現瞭一個好地方,既暖和又花不瞭多少錢,這個地方你絕對不會想到,等著吧,明天將會有一個大大的驚喜擺在你面前!
  那的確是一個大大的驚喜!當他拉著我的手跑向地鐵,當我們來回在地鐵裡不停地穿行,在暖氣十足的地鐵裡四目相對十指交纏時,我一下子明白瞭。
  原來,嘉明找到的那個讓我們既花費不高又能一整天可以暖暖地呆在一起的方法,就是花六元錢買兩張地鐵票坐地鐵。
  我快樂得都要傻瞭,恐怕隻有我的嘉明才會想出這麼美妙的辦法,恐怕全世界也隻有北京的地鐵這麼可愛,隻要每人三元錢,隻要不出站口,就可以坐一整天!
  車廂裡人很多,我們靜靜地擁抱著,像兩條取暖的沙丁魚。
  環城地鐵幾分鐘就要停一次,趁著停車的空當,嘉明牽著我的手來到寬敞的地鐵站臺,原來這裡有流浪歌手煽情的表演。正當我沉醉其中時,嘉明又拽著我的手,在地鐵快要啟動的前幾秒鐘沖進另一節車廂。
  整個周末,我們從這個車廂換到那個車廂,整個地鐵似乎成瞭我和嘉明的地鐵,兩個人的地鐵。
  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快樂的呢?此後,我和嘉明在地鐵裡開始瞭頻繁的約會。
  地鐵環城一周要一個多小時,嘉明總會輕輕地握著我的手,湊在我耳邊愛憐地說著動人的情話。等到他自己都講膩瞭的時候,他就會從背包裡拿出早就準備好的零食和飲料遞給我。一天,正當我接過他遞來的食物大快朵頤的時候,他突然一臉驚訝地說:"筱凡,剛才你咬過的梨上好像隻剩下瞭半條蟲子。"我大驚失色。看到我驚慌失措的樣子,嘉明哈哈大笑,原來,這隻是他的惡作劇。
  我白瞭他一眼,一拳輕輕地打在瞭他的胸口上,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輕輕地把我拉進他的懷抱,我靜靜地看著他的雙眼,在轟隆隆的地鐵聲中,在充滿愛情滋味的地鐵裡,冬天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
  就這樣,我和嘉明在地鐵裡度過瞭一個又一個周末,累的時候我就靠在他的肩頭小憩,而他則一邊細心地為我修剪指甲,一邊給我講他從朋友那兒聽來的笑話。
  當然,嘉明也經常會給我帶來很多意料之外的驚喜,有時會從夾克裡變出一支玫瑰,有時會送我一些漂亮的小首飾。另外,他還會不失時機地陪我練習口語。大學畢業時我的英語隻過瞭四級,離我現在的工作需要差得很遠,嘉明決定利用這個時間給我狂補英語。
  轉眼,聖誕節到瞭,嘉明打電話把我約出來,他神秘兮兮地掏出一個盒子遞給我,我拆開一看,是一個漂亮的MP3!我早就想要一個瞭,一看標價,嚇瞭我一跳,竟然要700多元錢!嘉明每月的工資才1000元,除瞭基本的生活費和每個周末的開支,還要給我打電話——哪來多餘的錢呢?我再三追問,可他死活不說,問急瞭,他才說:"筱凡,別問瞭,隻要你開心,花多少錢我都不在乎!"
  一時間,我無話可說。我默默地把耳機塞進耳朵,摁下開關,熟悉的音樂立即在耳邊響起,是周華健的《一起吃苦的幸福》:"我們越來越愛回憶瞭,是不是因為不敢期待未來呢?你說世界好像天天在傾塌著,隻能彎腰低頭把夢越做越小瞭,是該牽手上山看看的,最初動心的窗口有什麼景色,不能不哭你就讓我把你抱著,少瞭大的驚喜也要找點小的快樂,就算有些事煩惱無助,至少我們有一起吃苦的幸福……"我的眼睛驀地濕潤瞭。
  和心愛的人在一起,再長的時間也會變短。不知不覺中,寒冷的冬天過去瞭。就在街頭的柳條開始泛綠的時候,因為我成功地給公司老總翻譯瞭幾份文件,他決定把我調到公司裡一個極其重要的部門負責外聯;而嘉明通過不斷的努力被調往瞭軟件開發部,再也不是那個隻能組裝機器的小師傅瞭。
  為瞭慶祝,我和嘉明決定在地鐵站見面。
  等我來到地鐵站,嘉明已經在那兒瞭,他紅著臉從兜裡掏出一枚小小的銀戒指,那上面刻著我的名字,他說:"等有瞭錢,我再給你買鉆戒。"
  4月的一天,我們在春風中相擁著去看櫻花。在爛漫的櫻花樹下,嘉明用他有力的臂膀環抱著我,輕輕地對我說:"筱凡,等到冬天再來的時候,我會給你一個傢。那時,我們會在自己的小屋裡相親相愛,想擁抱多久就多久,想親吻多久就多久!"
  再後來,我們搬進瞭屬於自己的房子。但我一直想告訴嘉明的是,無論我們以後有多少錢住多大房子,我都不會忘記那輛開往春天的地鐵,因為我們的愛情花朵——曾在這列地鐵裡綻放得那樣艷麗奪目!
  嘉明永遠也不知道,那個冬天所有的地鐵票都被我收集起來,整齊地疊在瞭一起